当前位置: 法治频道/ 法治热点
想卖掉祖传象棋的退休教授 却一步步掉进"古董骗局"
2017-09-05 10:28:20   来源:扬子晚报
分享至:

  原标题:为买房想出售祖传的古象牙象棋退休教授一步步掉进“古董骗局”

  查获的涉案物品以及庭审现场。

  在历史文化古城苏州,民间古玩藏品丰富,古玩交易市场活跃。有些不法分子盯上这个行当“潜规则”中空子,玩起了“古董骗局”,以古董为赝品或与实际年代不符为由,没收交易合同中的风险责任违约金。浙江一位退休教授,在私下出售一副估值1600万元的祖传古象牙象棋时,不幸掉入“局中”。

  老教授想买房

  想起祖传象牙棋

  2015年11月25日,苏州市高新区狮山派出所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来自宁波的李先生称,他在苏州进行古董交易时,被人强行扣留10万元保证金。

  此前,苏州警方曾陆续接到10余起类似的报警电话,矛头直指苏州鼎磊文化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起初,警方认为这些只不过是古董交易中的普通民事纠纷,直到接到了这位年近古稀的李先生的电话,觉察此事并不简单。

  李先生是浙江宁波一所大学的退休教授,由于年纪大了爬楼不便,想买一套带电梯的楼房,不得不忍痛割爱出售一副祖传的古象牙象棋。

  老人对此十分谨慎,决定找专业的古董拍卖公司。根据《禁止非法拍卖犀牛角虎骨和象牙制品》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拍卖象牙制品,走正规拍卖的途径行不通。

  他在网上查阅诸多拍卖信息,并试探性地将藏品出售信息挂到网上,很快接到几十家拍卖公司的电话。他都逐一记录,反复思忖。

  这些拍卖公司大多需要前期收取2000-3000元的鉴定费,如果藏品合格则退款,不合格则不退款。谨慎的李教授认为,凡是前期需要交费的都一律不予考虑。在他看来,这些前期费用只不过是诱饵罢了。

  综合这些拍卖公司的估值,这副古象牙象棋估值在800万-1500万元,这个价格完全超乎李教授的心理预期,买房梦似乎马上触手可及。

  直到一天,一个苏州的电话称有买家愿意出1600万元购买,不需要收取前期任何费用,只要卖家保证东西是好的,只需在交易前签订风险违约合同。

  足够高的价格,不收前期费用,还有合同做保障,李教授对苏州这家公司很有好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们决定实地考察一下。

  上当

  先交10万元“真品保证金”

  按照公司提供的地址,李教授到苏州高新区一家高档写字楼内。他小心翼翼打开祖传的宝贝。这套清代古象牙象棋做工精湛、用料考究、包浆温润,棋子正面楷书篆刻黑红两色,黄花梨木棋盘正反分刻象围棋盘,可折叠便携。李教授的祖父是清代最后一科进士,过世后,生前常用的古象牙象棋存放家中,李教授坚信这副象棋的品质。

  鉴定师看罢,确定这是清代的藏品,此物不假。买家也似乎兴趣很浓,用放大镜反复查看。最终买方愿出1588万元算是图个吉利,双方愉快成交。业务员提出要签订合同,并称买卖双方都要出10万元的保证金,就是为了约束双方不毁约。

  如果藏品被掉包或者实物鉴定与所描述的不符,那么卖家10万元保证金被没收。如果买家在合同期限内不能交付尾款,则买家10万不予退还。

  合同在手、东西保真,李教授确定自己不会违约,就爽快地签了合同交了钱。藏品被公司拍照存放,李教授回家静候佳音。

  就在合同履行期满前几天,李教授接到业务员电话,对方称有买家买到赝品,所以公司要将交易未全部完成的藏品重新鉴定一下,防止赝品混在其中。李教授觉得在情理之中,两天后,业务员来电让他傻了眼,藏品最终检测显示,象牙象棋中钙成分不够,用业务员的话讲东西不太真,与实际描述不相符。

  按照合同约定,10万的保证金可就打了水漂,李教授心里吃了一个闷亏,辗转反侧、寝食难安。儿子闻讯让其报警。

  案件被移送检察机关,承办人核对每名涉案人员经手的交易合同,在涉案公司的内部业绩表中发现被害人多达300余人。涉案金额近600万元。日前,经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这起合同诈骗罪依法宣判,被告人王拥等34人分别被判处10年6个月、10年3个月、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各处罚金。

  揭秘

  身价上亿的买家不过是包吃住的“群演”

  其实,这起系列案历经多次开庭。苏州虎丘检察机关和法院还共赴安徽蚌埠,为将临产的被告人边某举行了特殊宣判。

  2015年7月,苏州鼎磊文化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主要是替客户拍卖艺术品,收取客户鉴定费、暂存费和拍卖佣金,没想到经营了三四个月就亏了100万。公司法人王拥决定更换经营模式,最终以藏品鉴定为赝品或者与实际年代(含量)不符为由,没收卖家保证金。很快公司扭亏为盈。

  事实上,该公司并没有真实买家,只是打着有人愿意高价收购古董文物的幌子,达到骗取保证金的目的。为打造“专业”团队,学习和培训必不可少,行政总监担任业务员的“话术”培训“老师”。所有业务员都要根据“话术范本”。业务员的主要工作就是在通过上网伺机寻找卖家,电话邀约到公司见面。老板王拥还花3万多元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名叫“中国古文物鉴定检测研究院”的鉴定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抬头极具迷惑性。那些动辄身价上亿的实力买家,不过是每天花150元请的“群演”,有“群头”派活并培训。一度公司业务繁忙,就包吃住专门养了两个长相富态的“群演”,扮演来自香港、浙江、福建等地的富商。在洽谈中,他们无需说话,只需拿着手套、手电筒、放大镜演出即可。(文中当事人为化名)(通讯员檀杉杉 朱晓丹 朱雪平 实习生 赵珂昀 记者 于英杰)

责任编辑: 张潇予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