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治频道/ 法治热点
上海重拳整治教育培训机构 关不住"拔高"需求
2017-08-08 11:25:33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至:

日前,正当各种挂着“暑托班”“暑期研修班”旗号的培训机构招生火热的当口儿,上海市教委联合市工商等部门,向培训机构打了一记“重拳”。

多个部门联合摸排发现,上海目前近7000家各类教育培训机构中,“有证有照”的约占四分之一,“无证无照”的有1300余家,其中500余家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开展学科类和学科延伸类培训的机构,已进入逐步关停阶段。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发现,尽管一部分培训机构已开始按规定关停,家长们对此却并不“买账”。有的家长在培训机构建议下,转战网络课程;有的家长拿到退款后,立马报了其他未被查封的培训班,继续“拔高”;还有的家长干脆直接上网找名师,送孩子上门进行一对一“拔高训练”。

培训班是关停了,家长给孩子“拔高”的需求,却怎么也关不住。

“拔高”需求旺盛

K12(kindergarten through 12 grade)教育培训市场,在中国是一块巨大的“肥肉”。2005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就显示,校外培训市场规模约为3000亿元。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2011年对北京、南京、广州等8个城市4960个义务教育阶段家庭进行调查,调查显示,这些城市家庭教育支出平均占家庭养育子女费用总额的76.1%,占家庭经济总收入的30.1%。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家庭的教育支出以平均每年29.3%的速度增长,明显快于家庭收入的增长,也快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

在某种程度上,这源于望子成龙的中国家长持续投入教育的“热情”。

李女士的儿子今年秋季将从小学2年级升至小学3年级,出于对3年级学习进度极快的“恐惧”,这个暑假,她给孩子报了语文、数学、英语三门“拔高课”。至于培训机构,她明确告诉记者,“根本无所谓有没有资质。”

事实上,儿子从进入幼儿园大班开始,李女士给孩子报学科类培训班,就从来没有关心过资质问题。

这一次,儿子所在的一家英语培训机构“中招”了。“外教可能没什么教学资质,机构价格比较便宜,属于小作坊型,就被关停了。”那天,李女士按照机构短信提示,办理了退款。

但她发现,还有的学生家长选择了“不退款、上网课”的方式。

与此前沪上多家媒体报道的“无资质机构转战网课”的情况不同,这家培训机构的辅导老师告诉记者,网课只是机构为了给家长多一种选择推出的“权宜之计”,“我们也在与主管部门沟通,以求尽快获得资质。”

记者同时确认,这家机构在网络授课平台开设网课,并未被要求提供“授课资质”证明。

在上海,小学、初中阶段入学均遵循“就近入学”原则,适龄学生可以根据户籍所在地就近进入本片区所对口的公办学校就读。同时,上海的民办学校可以在公办招生前,提前通过“招生面谈”录取学生。

为了选择更加优质的民办学校,上海的幼升小、小升初家长不断通过“拔高”学科类课程成绩,来增加入读民办学校的筹码。这也是各类培训机构“市场需求旺盛”的根本原因。

“管它线上线下,也不管它有没有资质,只要老师教得好,我就付费。”殷女士的孩子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顺利进入上海一所“985”高校的热门专业就读,她总结出的“真理”是——尽量参加一对一、一对多的线下课程,“直接到老师家里补习,工商、教委都查不到”。

责任编辑: 张潇予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